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 > 新闻资讯
黄莽:诗词是魂 音乐是魄
时间:2020-08-18         来源:中诗协    阅览次数:3659

为当代诗词与音乐接轨,诗人黄莽经过多年摸索,如今,他创作的诗词音乐被多位歌手演唱,黄莽说:“在古代,诗词都可以吟唱,在当代,我们渐渐抛弃了音律吟唱,而只注重平仄填写诗词。”为此,他提出“诗词是魂,音乐是魄”的诗词创作理论,他先后创作了赵净颐演唱的《福地灵山》,吴梓轩演唱的《水调歌头·风》,以及自己作曲作词演唱的《钗头凤·陆游与唐婉》《厚德金寨》《养心金寨》《游龙凤鸣》《清平乐·游扬州》等多首诗词歌曲。

 

为何提倡诗词音乐化呢?因为诗词是“魂”,音乐是“魄”;诗词是静态观想,音乐是动态感官联想。《道德经》第十二章老子说:“五音令人耳聋”,那是因为嘈杂不好的音调,使人听觉失灵;《道德经》第四十一章老子又说“大音希声”,就是越好的音乐越悠远潜低;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在听古琴曲或者民间小调百听不厌的原因。《诗经》中的《风》最为原生态,这些诗篇,就其原来性质而言,是歌曲的歌词。《墨子·公孟》说:“颂诗三百,弦诗三百,歌诗三百,舞诗三百。”意谓《诗》三百余篇,均可诵咏、用乐器演奏、歌唱、伴舞。《史记·孔子世家》又说:“三百零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颂之音。”《诗经》在古代与音乐和舞蹈关系密切,是无疑的。《风》《雅》《颂》三部分的划分,就是依据音乐的不同。《风》主要是周王朝直接统治地区、带有地方色彩的音乐,十五《国风》就是十五个地方的土风歌谣。其地域,除《周南》《召南》产生于江、汉、汝水一带外,均产生于从陕西到山东的黄河流域。雅是王畿之乐,这个地区周人称之为古代通用。雅又有的意思,当时把王畿之乐看作是正声——典范的音乐。《大雅》《小雅》之分,众说不同,大约其音乐特点和应用场合都有些区别。《颂》是专门用于宗庙祭祀的音乐。《毛诗序》说:“颂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告于神明者也。”这是颂的含义和用途。王国维说:“颂之声较风、雅为缓。”(《说周颂》)这是其音乐的特点。

 

《尚书·舜典》记叙了古代帝舜曾任命夔为乐官,说:“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一事。所谓诗言志:诗是用来表达人的志意的。志:意,思想。歌永言:歌是延长诗的语言,舒缓地徐徐地咏唱,以突出诗的意义。永,长。一说通“咏”。“永言”即咏唱诗的语言。声依永:声音的高低又和舒缓的咏唱相配合。声:五声,即宫、商、角、徵、羽。依:伴随,配合。永:舒缓的咏唱,长言。律和声:律吕用来调和歌声,阴阳相谐。律吕:六律六吕,为古乐十二调,是古代的定音方法。六律为阳,指黄钟、太簇、姑洗、蕤宾、夷则、无射;六吕为阴,指大吕、应钟、南吕、林钟、仲吕、夹钟。和:应和,协调。

 

孔子是强调诗教化作用的,言:“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法国大文豪雨果说:“开启人类智慧的宝库有三把钥匙,一是数字、二是文字、三是音符。”古代《晋书·乐志》说:“是以闻其宫声、使人温良而宽大;闻其商声,使人方廉而好义;闻其角声,使人倾隐而仁爱;闻其声,使人乐养而好使;闻其羽声,使人谦恭而好礼”由此可见,五音可以把握人的性格和行为。例如写诗词豪放派、婉约派人的性格是完全不同的,典型的李清照少女时代词清新雅丽,后期作品幽怨就是随着环境而改变了性格。所以说写诗词,尽量不学宋代女子风格,过于幽怨,使人郁结,那是时代使然。那么问题来了,为何有的诗词读了使人慷慨激昂(如辛弃疾《破阵子》,岳飞《满江红》),有些读了豪情万丈(如毛泽东《长征》《沁园春 长沙》),有些诗词读了使人幽幽寡欢,有些读了使人惆怅万分(如李清照《声声慢》,杜甫《石壕吏》等)。元明清三朝以来,词已经彻底蜕变为吟咏词,原来的词牌曲调则基本消失殆尽,现代人讲授词学时,虽然也提及词与曲之间的关系,然一旦涉及到具体内容时,也只能从声调、结构,句度、音节等方面讲解,在声律运用方面,也严格遵循近体诗的基本法则。当然,不能否认的是,曲和词之间存在着某种基因关系,尽管人们今天已经很少将词作为歌词来看待和创作,但词作中始终都带有某种音律性。其中句度的长短,韵位的疏密,都须与所用曲调(词牌)的节拍相适应,也就是词作所要表达的喜、怒、哀、乐,起伏变化的不同情感,也都与每一曲调(词牌)的声情相和谐。在词体逐渐脱离音乐不复可歌之后,很多填词者只知按一定格式任意填词,尽管平仄声韵一点不差,但最主要的各个曲调(词牌)原有的声情却被弄反了,使得所填作品缺乏词牌所应有的味道,更谈不上打动读者的心扉。当然如果让每一位当今词作者完全搞清楚所有词牌所应该表达的声情特点无疑是困难的,但我们还是可以依靠前人的作品和研究对一些主要词牌的声情进行定位,使填词者“有法可依”。例如,表达苍凉激越的豪迈情感的词牌主要有:《六州歌头》《破阵子》《满江红》《水龙吟》《念奴娇》《贺新郎》《桂枝香》。这些词往往构成拗怒音节,极为适宜表达豪放一类的思想情感,它的关键在于几乎每句都用仄声收脚,使之有的声情郁勃,有的壮怀激烈,读来使人有慷慨之感。一些短调小令,音节谐婉用以表达忧乐不同的思想情感,差别只在韵部的适当选用。例如:《忆江南》《浣溪沙》《鹧鸪天》《临江仙》《浪淘沙》等。适宜表达轻柔婉转、往复缠绵情绪的长调有:《满庭芳》《木兰花慢》《凤凰台上忆吹箫》等。适宜表现苍凉郁勃情绪的长调,犹如《摸鱼儿》。适宜表达幽咽情调的中调词有:《蝶恋花》《青玉案》等。

责任编辑:江梦琪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关注公众
 
公众号二维码
官网二维码
版权所有:中诗协官网 中诗协研究会 中诗协文化传媒
电话:010-56148915 18618355782 邮箱:1443940782@qq.com
京ICP备17035301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4166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信息路28号6层B座2009号